0

【正片】第一次出片,刘海炸炸的还动作废表情废,占tag打扰了抱歉
太宰、お前が好きだ(酔)

中原、あの日お前が言った好きってふざけんじゃねぇんだよな。俺、悲しいよ。

好きは好きだってさ。
おい、こっち来い、バカ。
出镜太宰:梓秋 @梓秋aki
        中也:允葬(我寄己)
摄影后期:大成王
妆娘:叶柒
文案:KIRA☆KIRA
后勤:方糖
后面各位的lofter都没fo到,就没艾特了对不起

官爸爸啊啊啊啊为啥只有敦敦有卡啊啊啊啊

给粘土人装修了房子~

腆着个b脸问问:
那个……关注了我的各位想点个文什么的吗?总是想不出什么有意思的paro,有想点文的话评论留下想法或者私信都可以( ̄ε(# ̄)

失而复得

中也把宰捡回家当狗养结果太宰真的变成狗的故事,ooc炸了,小学生文笔致歉
——————————————————————————————
      “啊啊啊啊啊离我远点!!!”自从中也被箱子怪追赶的叫声响彻横滨的夜空,中也的家里就添了个新成员——太宰•想要了解狗的心情所以扮成狗蹲在纸箱里准备被人捡走,结果被蛞蝓封进纸箱,不得已和蛞蝓在夜空下奔跑,最后成功赖在蛞蝓家里蹭吃蹭喝•治犬。
         虽然不满于用狗碗吃牛排的待遇,但是将中也的珍藏倒进狗碗里一同享用时中也脸上扭曲的眉眼着实令狗宰愉悦。吃饱喝足的太宰嫌弃地看了眼灰尘扑扑的中也手作狗窝,迈开长腿扑向沙发。
         模糊的场景看不清人脸,景物也轮廓隐约,只有十五岁橘发少年目光里的怜爱无比清晰,目光下是蜷在黑绒帽里的白色小生命。这是中也养的第一只狗,也是唯一一只。它凑巧在中也的任务地点觅食,被中也异能掀起的碎石砸伤了脚,尖锐的嗷呜声刺伤了中也内心的柔软,从蒙逼的太宰身上扯下一条绷带,包扎好狗腿用最宝贝的帽子盛回家。
       它抢占太宰的房间,抢占他的沙发,抢占他的蟹肉罐头,还抢占他的中也。每次出完任务回来中也不再是吵着要用昨天输得落花流水的游戏一决高下,而是抱着抚摸这白色的不速之客,太宰即使面无表情心底也气得牙痒痒。有次太宰为了给这狗添堵,一气之下吃光了它所有的狗粮,小家伙发现自己的粮仓空空如也,向中也哼呜哼呜告状为太宰换来中也哭笑不得的一句神经病。
        狗的寿命很短,被黑手党捡到的更是。就像它的突然出现一样,意外也突然发生。因为好奇去扑正在消灭入侵者的中也,瞬间被弹开在墙上撞出个大坑,连最后一声呜咽都没来得及发出。
         太宰从没见过中也哭得那么伤心,整个屋子里都是中也震耳欲聋的哭嚎,太宰冷嘲热讽一样的安慰完全听不见,以前训练被金色夜叉划得满身都是口子也没见中也吱一声。
           似乎就是从这时,太宰开始真正讨厌狗,讨厌这对伤害过自己的人也献媚讨好的生物,讨厌这无条件信任着饲主的生物,讨厌这披着可爱的外表伤透人心的生物,本就对一点点多余的关怀都避而远之,更是怕这虚假的温暖渗透干涸的自己,失去时那抽光全身的血液一般的痛苦和绝望。
           “太宰?……”中也的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梦到这么远久的事了吗?太宰缓缓睁开眼睛“太宰……是你吗?你怎么……”
          “嗷呜汪”不是我是谁,蛞蝓的脑子越来越……不对!狗啊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听见狗叫的太宰突然弹起,四爪并用(?)蹿进卧室
           “熬哇呜……汪汪汪哼……嘤哼哼嗷汪汪汪汪汪”中也你怎么这么讨厌,不是说好只养我一个的吗,明明知道我怕狗还带狗回来,马上把它扔出去,我要把你的所有珍藏都喝掉!嘤嘤嘤嘤嘤嘤……
        中也看着地上狗哭狼嚎的一大只沉吟半晌,看这反应确实是太宰治没跑了,他指指卧室里的穿衣镜说“闭嘴太宰治,自己看镜子,吵死了!”
        太宰望向穿衣镜,只见一只超大哈士奇正眼含泪水缩在角落,他吸鼻涕,镜子里的狗也吸鼻涕。
        “这日子没法过了!”阴差阳错要在最讨厌的小矮子家蹭吃蹭喝不说(中也:蹭吃蹭喝还不乐意真是给你脸了),甚至还变成了一条狗!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是最讨厌的狗和中也却可以!这都什么事啊啊啊啊!中也还笑到咳嗽!好过分!还是去自杀好了,但是这样是找不到小姐姐一起殉情的,小矮子也抛弃我去做什么紧急任务了,走的时候笑出来的眼泪都没抹干净!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中也匆匆忙忙搞定紧急任务回来,原本怕太宰狗这样毫无自理能力会饿着,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家里跟遭了贼一样。可是哪个贼敢来黑手党干部家皮一波?顺着到处悬挂缠绕的绷带找,从真皮沙发的一段收束,到另一端露出被卡住的罪魁祸首那只名为太宰•拆迁办干部•治的哈士奇。
        “所以傻逼青花鱼你是因为想尝试被海绵埋住窒息的死法就钻进了我的沙发?”中也单手提着直立一人高的哈士奇问道。
        “汪汪呜,嗷呜……”是的,而且中也的沙发很贵的样子应该会让我比较舒服地死去吧,结果还是和蛞蝓本人一样讨厌,居然把我卡在另一头……
         “今天你就饿着吧,别想吃饭。”无视掉哈士奇水汪汪的琥珀色狼瞳,随手把狗丢到阳台上,关上玻璃拉门,任凭肉垫和指甲在玻璃门上划拉拍打。
        中也在厨房里忙活一阵,习惯性端出两份牛排,到桌前才想起说了今天不给太宰饭吃来着,可饭桌正对着阳台估计已经被太宰看到了“姑且便宜那家伙一次吧。”这么寻思着又觉得有啥不对劲,往阳台上望去。果然,完全没有狗的影子,要是太宰在阳台上看着有他的饭估计早该开始制造噪音了。
        估计又是去勾搭小姐姐了,一楼阳台摔不死狗,一会儿去小区里散发着“好可爱~”“好帅气~”“毛茸茸~”之类气场的人群里就能找到了吧。中也腹诽着吃完自己的牛排,把太宰的倒进狗碗里,换一身普通的卫衣牛仔裤出门找狗。
       黑手党专供小区里的景象和普通小区差不多,遛狗的遛狗,散步的散步,聊天的聊天,小孩子在健身器材上玩耍,一派安宁祥和,无法想象任务中的他们是怎样的叱诧风云。中也绕着小区找了几圈都没找到太宰,“唉,又得去河里捞。”中也撇撇嘴,离开小区往河边走。
      从阳台溜出去之后,太宰打算勾搭小姐姐,可惜小姐姐们都只会说着好可爱什么的完全听不懂他在汪汪汪个啥,只好作罢。独自溜达到常去的河边,噗通一声扎进河里任水流把他卷着翻滚,河水灌进呼吸道带来的窒息感让意识离他越来越远……
       再次醒来是在中也肩上,一个漂亮的橙发男人肩上扛只湿漉漉还在滴水的巨大哈士奇引来路人频频侧目。一刻也不忘给中也添堵的太宰正打算摆动爪子开始扑腾,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还没哼完一声沙哑的呜咽就被连珠炮一样的几个喷嚏打断。
       “活该感冒,这几天给我消停点!”终于扛着因为打喷嚏在肩上摇摇晃晃的太宰回到家,中也一边用毛巾给太宰擦水一边敲太宰的狗头。看到狗碗里凉掉的牛排心里莫名其妙升起一股愧疚之情,鬼使神差地中也把太宰安顿在自己的床上睡还去厨房煮了粥。
       “呜~”中也果然是个好人吗
       “闭嘴,吃饭!”直接把一勺饭塞进狗嘴里阻止太宰再继续发出沙哑的狗叫。
         和一条狗睡在同一个被窝的感受很奇妙,以前养小白狗的时候都是把它赶去睡在太宰的屋子里,现在感觉抱个毛茸茸的东西睡觉还挺舒服的。
        半夜在被子里热醒的中也发现怀里狗子的温度高得吓人,赶紧起床取来差点过期的退烧药喂给太宰,结果早上仍不见烧退,又扛去兽医院看,打了点滴开了一堆药回来吃,作为极其怕疼的太宰先生,从小到大打针都是鸡飞狗跳,看来这次真是病得不轻。
         兽医院开的药只是杯水车薪,太宰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看着太宰曾经水亮的鼻子干燥得哑光吐着舌头喘气的样子中也的心像被药杵碾碎了一样的疼,虽然心里还想这家伙引以为傲的智商终于要烧掉了,甚至他一直以来的夙愿终于要达成了不是应该高兴吗,何必担心这个丢下自己又厚颜无耻找上门来的叛徒,可是却不由自主地照顾着太宰。
       你太宰也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快一个星期了,烧没见退,请了不少兽医来看仍旧没啥好转,前几天太宰还能沙哑地哼哼几下,现在连抬眼皮子的力气也没有了。终于打听到失踪多日的前辈正在苟延残喘的中岛敦也带着芥川来看望,小老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牵着太宰狗爪叫他挺住,芥川也是皱褶眉头仿佛要把整个额头都缩进头盖骨似的。
         他中也只是靠在卧室门边仿佛冷眼看着,可就算太宰不抬眼皮也能猜到他眼眶一定是与这冷漠表情不符的红色吧。都这个时候了中也还是那么不坦率。太宰的脑中再次回响起七年前中也那令人记忆深刻的哭声,在那之后中也就开始更加投身于训练当中,没日没夜地训练如何控制自己的异能。晚上中也还是抱着宰睡觉“要是我就这么病死了,蛞蝓会不会也为我哭成那个傻逼样子呢,这不和以前那条笨狗一样了吗,想想都觉得恶心啊,这次难得完全不想死啊。”怀里的太宰感觉到自己头下面的枕头渐渐浸湿想着,在意识再次模糊的时候还在呼呼地喘气。
        早晨如约而至,中也睁开被干眼泪粘疼眼角的眼睛,面前是宽阔的人类胸膛,抬头是久违的睡颜,上天到底还是又心软放了这个多灾多难的男人一把。中也还在愣神的时候男人已经俯下身来舔掉他干涸的泪痕。“我回来啦,中也”
        “呼那就好…然后马上给我滚回自己的窝里呆着。”
       “不要嘛,中也我饿了~”
        “自己去倒狗粮吃。”
        “不要,我要吃中也~”
        “卧槽……太宰你别过来……啊♡”
end
——————————————————————————————
文不对题,乱七八糟,谢不骂之恩
私心给这家太太宣传一下,太太打算春节前后做双黑的ob11衣服,现在还没有开预售页面,但是如果到时候双黑衣服的预订人数不够可能就不做了,本人很期待太太的作品,也非常想给自己的太中ob11入他们自己的衣裳,各位如果也想要入双黑的ob11小衣服麻烦留意一下这家店,如果想要入其它小衣服的话也可以看看这家已经上架的,都是神仙做衣服
【花梨工作室】http://www.dwntme.com/h.ZZL9jn5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DERd0l1Jm6f¥后打开👉手淘👈
如果这么做有坏规矩欢迎指出,我马上修改(土下座

想我了吗

       “话说,好久没有看到太宰那个傻逼了。”走在敌方天花板上的中也想着,仿佛身边敌人的惨叫只是习以为常的风声。“而且这个组织是怎么回事,每天杀一遍第二天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是异能吗?”最后一滚血浪绽开,正衬皎洁的月色。
        中也检查过所有敌方尸体,确认没有存活之后收回身上殷红的图腾,慢慢踱步离开现场。“啊啊啊要是太宰那家伙在就好了,不,我自己也能完成这个任务,怎么可能依赖那个社会不适症的青花鱼!况且最近污浊也越来越好控制了,就算把最终形态放出来还是可以自己收回的,就是这个组织真是太难缠,都清剿了五遍还能死而复生,啊啊真是的,重生几遍劳资就清剿几遍好了。嘁,辣鸡青花鱼,连异能无效化的价值都没有了呢……”边走边抱怨,殊不知已经走到了武桢宿舍附近。
       太宰房间的灯亮着,橘黄的灯光晕出隐隐约约的人影。“今天没有去殉情么,真是难得”拉低帽沿遮住唯一在黑暗中偷着光芒的眸子,嘴角扯起嘲讽的话语。
       回到家,中原中也踢掉鞋子一头栽进梦境中。
       梦里什么都有,从双黑初次见面的不愉快,到并肩作战后仍精神抖擞地滚床单,无论是红叶姐的严格训练,还是每次被整惨之后太宰被红叶姐教训的伤痕……一幕幕从眼前掠过,不等人一时半刻。
       和往常一样的阳光穿过玄关地面上的中也,撑起依旧疲乏的身体,随便洗漱一下出门,沿着回来的路再去确认敌人已经被清剿。
        路上又看见了武桢的宿舍,依旧是太宰的房间,不再有暖黄的灯光,只是漆黑的窗棂。“去看看太宰吧”这种没来由的想法还没等人惊讶,就领着中也到了太宰门前。
        破拉门开着,可见四叠半里堆着一人高的酒瓶堆,各种酒,既有啤酒和清酒也有中也的珍藏。靠近浴室的榻榻米已经被浸湿。浴室里面估计又是割了腕的太宰泡在血红水的浴缸里吧,中也冲进浴室,像以往无数次相同的场景,肉眼看不出太宰布满伤痕的胸膛是否还有起伏。
      想要把太宰从水里拖出来,手却穿过太宰的身体,什么也没摸到,震惊之余一双熟悉的手将他拉进浴室的帘子里,不存在的灵巧舌头钻进口腔吸食着不存在的津液。
      一吻终了
      “想我了吗?”
      “想你妈逼,死鬼”
      “中也不也是?”
      窗台上的纸张无故滑落水中,可以辨认是一张葬礼请帖,水浸模糊了亡者名字中原中也,字迹旁边是鲜血所书太宰治。
——————————————————————————————
半夜失眠意识流致歉
讲的是中也在任务中使用污浊,太宰没能及时赶到,结果中也死了却不知道自己死了,每天去刷想象中的敌人。最后游荡到太宰家发现太宰得知自己死讯后自杀,最后两位重逢继续鬼鬼情未了的故事

给中也的一封信

世界第一讨厌的中也:
今天还没有丢掉那个丑陋的帽子吗?
别别别先别撕这张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不然谁想给恶心的蛞蝓写信。这件事与港黑所有的部下有关,时间很紧张要一边看下面的内容一边做,听好了小矮人:
以下内容属于机密情报,这张信纸被注入了名为真相大白异能,一定要你本矮在黑手党大楼门前阳光最好的地方,不能动用你自己的异能,使信纸维持在一米八的高度充分接受太阳光的照射,按照这样做

























港黑的部下们就能认清他们的中原干部其实就是个又矮又蠢的漆黑衣帽架这一事实
——————————————————————————————
想试着写文来着,但是只写的出来很尬的段子,厚颜无耻地打了tag抱歉

存一下老婆们~

宰:中也的膝枕~
中:滚开!不然打爆你的头盖骨!